近日,有市民向我们栏目反映,因办理离婚案件前往雨山法院时,竟被该院法警强制羁押了起来,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呢?来看记者的报道。

市民  徐先生:“去雨山区人民法院去拿女方返给我首饰原件收条的复印件,大约过了十几分钟突然从大厅内冲出来七八个法警,径直冲到我的面前,不由分说一边一个法警架着我的胳膊往外面拽,把我从大厅导诉台旁边一直拖到外面地下室有个羁押室

徐先生告诉记者,他当时正和母亲在雨山区人民法院一楼大厅内进行咨询,突然被法警强行带离,在其被带离的过程中,母亲的手也莫名受伤了。

市民  徐先生:“我母亲因为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就追着他们七八个法警,这些法警当时就跟我母亲有推搡的动作,推搡过程中导致我母亲左手食指和无名指鲜血直流,后来看了手上面是有伤口的

随后,徐先生被几名法警带到了一间羁押室内,而母亲则被阻挡在了门外。

市民  徐先生:“在地下羁押室里面,把我按在羁押犯人的板凳上面,把我两个脚用脚铐给铐起来

据徐先生介绍,他在羁押室内待了近两个小时才被放出去,对于这样一种羁押行为,徐先生感到非常不能理解,在询问了雨山区人民法院的工作人员后,他得到了这样的答复。

市民  徐先生:“你离婚案件到我们法院来了十几次了,来的次数太多了,你们说话的嗓门有点大,所以这就是我们目前羁押你的一个原因吧,我没有做过任何违法违纪的事情,雨山法院凭什么去羁押我,雨山法院必须给我一个说法

对于这样的答复,徐先生表示无法接受,那么雨山区人民法院究竟为何要对徐先生进行羁押呢,记者来到该院进行了一番了解。

雨山区人民法院法警大队政委   李慧:“徐扬带着他母亲多次到我们法院进行缠访,闹访,严重地干扰了我们法院的工作秩序

据了解,雨山区人民法院于2018年9月对徐先生和前妻离婚一案,作出了一审判决。

雨山区人民法院法官  潘姝:“我们给双方多次做调解工作均无效,双方多次发生争吵,遇到问题也不能冷静的处理,缺乏沟通和交流,也互相不履行夫妻之间的义务,我们认为应当认定夫妻感情已经破裂。

一审判决准予徐先生与前妻离婚,并判决前妻返还徐先生提出的部分财物,徐先生对一审判决结果表示不满,曾在法院内与法院相关工作人员发生过争执,后上诉至市中院,二审判决结果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因为前妻在返还首饰时,缺少相关的质保证书,徐先生便寻找了雨山法院的相关负责人。

雨山区人民法院执行局负责人   方雪峰:“这起案件在我们生效的法律文书判决当中写的很明确,是女方返还男方相应的珠宝首饰,但是对于质保证书并没有提及,这个没有提及首先是因为原告徐扬在这个案件诉请当中就没有提到相关的质保证书,根据民事诉讼的基本原则,不告不理,所以我们法院不能主动对于相应质保证书进行审查,女方在我们执行案件中,当时明确表示男方没有将钻戒的质保证书当时交付给她,所以在这点上双方存在事实分歧的

由于前妻一直无法提供其中一件首饰的质保证书,3月1日,徐先生和其母亲再次来到雨山区人民法院寻找办案法官,而就在当天,该院法警队对徐先生进行了控制 。

雨山区人民法院法警大队政委   李慧:“具体行为就是大声喧哗,我们的法警就对他进行了制止,就讲导诉大厅公共场所不能大声喧哗,他不但不听劝阻,徐扬还指着我们法警说“你不就是一个小小的法警吗”,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依法维护人民法院申诉信访的秩序意见,所以我们决定对他施行强制带离,训诫

李慧向记者解释说,他们之所以采取将徐先生强制带离并进行控制,是因为徐先生的言行已经扰乱了现场的办公秩序。

雨山区人民法院法警大队政委   李慧:“我们在强制带离的时候,按照最高院的规定,我们可以进行强制措施,但是我们没有使用,把他带(到)下面(羁押室)的目的是为了给他进行训诫,因为你的案件已经执行完毕了,你就不能再到法院来缠访,闹访

针对徐先生向记者反映的,法院法警给他带脚铐的问题,李慧表示并没有这回事,徐先生所说的脚铐是羁押室内的束缚椅上自带的脚环。

雨山区人民法院法警大队政委   李慧:“束缚椅,就是椅子上本身带的,控制人坐到里面一种自由行动的行为的(只要坐下去脚就自然而然放进去了?)底下是有那个环的

那么徐先生母亲手上的伤又是怎么回事呢?

雨山区人民法院法警大队政委   李慧:“他母亲跟随我们法警一直到后面地下接待场所,到了门口她要进去,我们的法警不给她进,用身体阻拦她,阻拦她以后,她就用手撕扯我们法警的警服,致使我们的拉链损坏,整个拉链头断裂,她的手可能在撕扯拉链的过程中(受伤的)

在采访过程中,雨山区人民法院的工作人员一再表明,他们对于徐先生的控制行为是符合相关规定的,并向记者提供了一份《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依法维护人民法院申诉信访秩序的意见》,该意见第四条规定对扰乱申诉信访秩序的人员,司法警察应当分别采取训诫、制止、控制、强行带离等处理措施。